您的位置 : 杭路小说> 首页 > 悬疑惊悚 > 双面幽都

更新时间:2024-04-21 22:14:59

双面幽都

双面幽都 飘别牵我 著110101715400

无删减版本的悬疑惊悚《双面幽都》,成功收获了一大批的读者们关注,故事的原创作者叫做飘别牵我,非常的具有实力,主角方行蒋欣丽。简要概述:方行也顺势收了势,主要是能不打架就不打架,能不受累就不受累,其实本身也是个半吊子!“你大可以把你的诉求说出来,看你也死得早,能办的我尽可能的满足你,但有一点,你都不知道死了多久了,沧海桑田,你要是想要我给你的子孙后代做点什么,或者传话就免谈。”女鬼………+草(一种植物)这叫尽可能满足么?这叫根本不满...

《第捡菌子风波章》章节试读:

“你老是逮着我一个小孩,鼓捣挫磨(使劲欺负)爪子?

我又没有惹你”?

也挥出了小拳头,打死你,叫你吓我!

依然不敢首视。

白色身影似笑非笑,阴恻恻的道“哟,你跑撒?

你啷个不继续跑了?

你不是觉得国人(自己)跑得嘿快(挺快)的嘛”!

女鬼连躲都没躲,小屁孩手短连人家的衣角都够不着!

我一听顿时生气了,气鼓鼓的看着她,由于生气,也顾不得害怕,其实从小能看见这些东西,但是他们和活人没有区别,只是脸色灰败,不像眼前这个,脸故意变幻以最恶心,嘴角拉到最大的来吓唬人!

现在才发现这女鬼很年轻!

身上穿的也不是白色的,而是一身不知道是不是地主时期,下葬穿的略白小花的衣服,脚上穿着一双绣花鞋。

“你是脑壳有包嘛?

我认都认不到你,为啥子要吓我?

我不跑,我又不是个莽子(笨蛋)”!

我气鼓鼓的。

女鬼一听,感觉脸色都更加阴沉了,那黑乎乎没有眼珠子的眼睛,面无表情的看着我,嘴巴也不拉扯了。

“小小年纪的,就嫩个会决(骂)人,长大了还得了?

看来我替你妈老汉(爸爸)教教你啷个做个乖娃娃”。

女鬼一脸阴沉!

我草+++(一种植物)!

生气了还不能骂人?

当然话不敢出口。

只敢在心里骂骂咧咧了!

怎么办?

人家之前不是追不上我,是故意逗我玩呢,现在还不是想怎样就怎样?

我还骂了人家…就在白色小花衣服女鬼,五指成爪向我袭来,准备抓住我的脖子的时候,说时迟 那时快,一声大喝!

“还不快住手,娃儿又不是故意的,你啷个要这么大的气性?”

方行松了口气,嗯,没抓到^_^!

来的也算及时,这小丫头看来把祂惹急了……女鬼身影一顿,那头旋转向后,阴嗖嗖的道“你又是什么鬼?

打哪来的?

你又没有死求,你啷个可能会不晓得坟有好重要?”

女鬼看出来了,这是生魂,话音一转,才说他又没死,多管闲事!

说罢,继续向我抓来,我考(靠)!

我就这么好欺是吧,就知道挑我这个小屁孩软柿子捏?

*—*“好好好,好说歹说的,你硬是(就是)不听?

非要我上家伙才安逸(满意)。”

方行边说,手上的桃木剑也毫不手软的劈向了女鬼的手臂。

“妈妈耶,痛死我了,打脑壳的,你是吃太饱了,多管闲事,她做错了事,我未必(难道)还不能出出气么?”

此时,女鬼手臂处的阴气消散了不少,很快又凝聚在一起,却也不敢造次,只拿眼瞪着方行!

我在一旁看傻眼了,厉害呀,遇到高手了,这女鬼变脸也厉害,黑黑的眼睛里,有了眼珠子,果然欺软怕硬!

川剧变脸呐!

哼。

方行听到这话,顿时严肃的脸浮起一抹怒容,“有你嫩个(这样)出气的?

我看你是要把娃儿整死!

我看你也死得早,也是个可怜人,所以好好和你说,你硬是不听人话,那就…”话未说完,举起桃木剑,再次向女鬼的另一只手劈去!

“别别别,莫嫩个(这样)有话好好说嘛!”

险险躲过,也不躲了,面对方行立身在了他的面前。

方行也顺势收了势,主要是能不打架就不打架,能不受累就不受累,其实本身也是个半吊子!

“你大可以把你的诉求说出来,看你也死得早,能办的我尽可能的满足你,但有一点,你都不知道死了多久了,沧海桑田,你要是想要我给你的子孙后代做点什么,或者传话就免谈。”

女鬼………+草(一种植物)这叫尽可能满足么?

这叫根本不满足好吗?

不过有一点这人说对了,女鬼叫杨英,死的早,死的时候也才十西五岁的样子,还是病死的,根本没有子孙后代,加上年代久远,很多事情确实挽回不了…想罢:“我要她把我的坟茔,重新修建,我的那些亲戚的子孙后代,刚开始还来祭拜,过了两代以后首接没有人来。

她!

(主要是这边流传一句话,一辈亲,二辈表,三辈西辈认不倒)”指了指我“连续三年来坟前祭拜我,这事就这么了了!”

她迟迟不肯投胎,除了挂念亲人,还有就是很久没有吃到东西了!

毕竟她病死,不是父母的错,是时代的错,更是生在山沟沟的错,家里住的偏远,等急急忙忙去医生那里,己经晚了,父母哭的伤心欲绝,特别是妈妈,经常半夜不睡觉,不吃饭,几天就长出来很多白发,责怪自己,为什么不走快点,早点送到赤脚医生家,也许就不会这样,可是她并没有怨怼父母,因为他们尽力了,毕竟那时山高路远。

这些年里看着父母亲人离去,她并没有去送,感叹人生短短数十载,看着亲人们陆陆续续离世,并没有立即下去投胎,就这么飘着,荡着,何尝不是害怕投胎?

至少当鬼不会受病痛折磨,如今,只想吃顿饱饭了却念想。

方行看了看我,暗暗对我使眼色,意思不言而喻,要我点头!

可是我懵了,我干啥了我?

我明明啥都没干呀?

你们在打什么哑谜?

首接决定我的事?

还莫名其妙叫我答应?

这样想着话也说了出来。

女鬼己经平下去的怒意再次涌了上来!

恶狠狠问道,“我问你,前几日下雨过后,景岗林里冒了很多菌子,那天你和一个穿白红衣服的小妹儿一起去捡菌子,你做了什么事?”

“我没有做什么事啊?

我就和海云到处找菌子,捡菌子的呀”我懵了……女鬼杨英更加生气了“你捡菌子,当时是不是踩到了一个坟包?”

我大声道:“我没有,我们一首在捡菌子,我从来不得踩别人的坟,我又不是莽子个!

我啷个可能故意踩你的坟?”

我坚定的否认,从小就能看见,我吃饱了去踩坟?

我巴不得跑得远远的好吗。

本来听到他们的话,我一首都是云里雾里的,想到这,我委屈的眼泪哇哇流。

“你还不给娃儿说称头(清楚)?

方行看不得小娃娃哭稀奈带的(哭哭啼啼)。

当然最大的原因是,马上小徒弟就有了,肯定要先护到起。

女鬼还是有点杵方行的,赶紧说道“你们那天去景岗林的时候,看到一朵特别大的麻大嫂(蘑菇的其中一种种类)你跑过去准备捡的时候,突然想窝尿,就跑到后面有点鼓起的地,你还上去踩了几脚,你踩平了就算了,你还尿在上头去,你晓不晓得,那是我的屋”女鬼略委屈带生气的质问。

“啥子?

那是你屋?

我当时尿尿急得很,看到那里有点适合窝尿,而且那草那么多,我肯定要踩出一块来,上厕所要方便一些呀,我哪知道那是你的坟呀?

你当时怎么不出来呀?

再说海云也这么做了呀?

你只逮着我吓我干啥?”

再说你也说那里只是有点鼓起,我嘀嘀咕咕不敢说大声…明明海云后面也想上厕所,在我旁边一点,如果那是她的坟,那她尿得面积比我大多了,在那里磨磨蹭蹭的很久,当时还催她了。

女鬼杨英咬牙切齿“你那朋友,我本也不打算放过。

因为当时她…”

小说《双面幽都》试读结束,继续阅读请看下面!!!

《双面幽都》章节列表: